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博客精选

且放白鹿青崖间

  发布时间:2016-11-04 15:54:43


    汝有名山乎?一曰大红寨,炎黄足迹留之;二曰岘山,武后挥毫记之;三曰鹿台山,李白携酒咏之;四曰庇山,刘禹锡陋室铭之。还有名山及无名之山不知几多也!汝有名水乎?一曰洗耳,旁有许由足迹;二曰汝河,孕育了重阳文化;三曰温泉,不随世俗变寒温地沐浴了隋唐十帝和前世今生千千万万的人民。还有名水及无名之水不知几多也!

    有友因事失约,笔者暗自决定决定独行。是日早上8点20分在市二高坐7路车,20分钟后在风穴山门下车,婉拒一对山友游寺之约经白马石沟向后山进发;一个小时后复婉拒一对山友石榴嘴之约登电视塔独行。半个小时后在过风垭小庙前邂逅来自马庙湖向风穴寺进发的汝河水、星火、山河等十四位花草时,心中不禁一笑,车上的时候,我就曾对不期而遇的山友说:“我就不相信汝河水能闲着!”果不其然。虽有汝河水盛约同行,无奈旅途之上不愿走回头,恋恋不舍与大家挥手告别。翻山越岭游旋风垛、竹林庙、纱帽山、孟沟、龙窝,下午3时下东坡到马庙湖。

    旅途之上,时常朋友称作“独行侠”,每自反省:我独乎?不得不承认,我非常喜欢和朋友们一起爬山,野炊,看节目和表演节目。一个人的时候,常常会呆呆地想:朋友们正在干什么?然而,一是懒散的性格,使我对熟悉的线路并不只乐意于赶路,且行且止,随心所欲,不亦快哉?二是本人好奇心很重,快乐沸点很低。一花一草,一虫一石,常入我法眼看老半天。一云一鹤,一舟一帆,常载我思绪远行天边。以上两项人多的时候常常是要受限制的,所以我常常要独行,此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也!一个人千回百转地走在白马石沟至玉皇顶的山路上,山上迎风一面的树和草,白乎乎地染着重霜,随风一吹,积在路上,初看似雪,用手一捻,和雪是不一样的感觉,只是在这个无雪的季节,且把它当雪观赏了。还有那背阴处挂着的冰,还有那姿态万千的沟壑,还有那在半山腰在峡谷中涌动的雾,还有那草丛间突然惊起的山鸡,还有那少女般害羞似的若隐若现的太阳。拽一根狗尾巴草噙在口中,折一根竹竿舞在手中,和陌生的行人打着招呼,没觉得累就到玉皇顶下了。回忆着秋日里山坡上洛神赋和惜红泪箫笛对吹的画面,决定登电视台发射塔作不速之客叨扰惜红泪。不料敲开了门而开门的却不是他,揖别后走山顶西行,被几棵雾凇美丽了眼睛。下山的时候,一眼望见最想见到的穿着绿迷彩服、背着标志性的覆盖了遮雨布背包的星火,不想他却先喊起来了,还有他们一行的十多人。有朋自山上相遇,不亦乐乎?一阵暖流涌上心头。告别他们,北上旋风垛,本来只在农历初一十五上香的三位庙管格外地在初九给祖师爷上了一炷香,碰到行人连说缘分缘分。三老太燃了柴灶热情留饭,旅途之上虽然起身告辞,心里又被温暖了一次。我曾来过旋风垛四五次,只在电视塔俯瞰的时候,觉得那密密石台阶,通往的峰巅应该是神仙住的地方。来过了,每一次都觉得自己也做了回神仙。

    向南下山游竹林庙,只在有包公的房间待了一下,在王朝马汉的目送下西向登纱帽山。在有着红红岩石雄壮威武的狮子峰下山,入石沟曰孟家沟,沟以村名,沟中复行一二里,曰龙窝,现有上下两个自然村。汝州有人考古此处为“郊寒岛瘦”之孟郊笔下之“石龙涡”, 我市有考古名家阅其文表示“暂时同意”。我自去年春先后来此三四次,已然认定其为唐时汝州名胜“石龙涡”了。背诵起名诗《游石龙涡》,有道是:“石龙不见形,石雨如散星。山下晴皎皎,山中阴泠泠。水飞林木杪,珠缀莓苔屏。畜异物皆别,当晨景欲暝。泉芳春气碧,松月寒色青。险力此独壮,猛兽亦不停。日暮且过去,浮心恨未宁。”时过中午,尚有阵阵鸡鸣,走在古朴的山谷小村上龙窝,窑洞,瓦房,土墙,谷场,石磙,长着绿苔石壁上虬龙似的古松树,使行客有时光倒流之感觉。石桥头,一个抓石子玩的女童见行客背着包,便歪着头问:“元旦没放假,还上学呢?”把行客又笑回到眼下。复行一二里至下龙窝,已多楼屋平房接近现代了。再行一二里到东坡村,滨临马庙湖的东坡村农牧渔果齐头发展,并已开始发展生态旅游,已然是现代新农村的的典范了。

    望着波光粼粼的马庙湖和湖上不畏寒风划着游船的青年学生们,还有那时时飞起的白鹭,还有那散了雾的白云蓝天,扶着坝上的矮墙,旅途醉了,吟咏着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诗句:“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责任编辑:李丹    

文章出处:平顶山法院网    



关闭窗口

地址:平顶山市新城区长安大道与清风路交叉口  
邮编:467000  
电话:0375-2862000  
您是第 2634866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pds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