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博客精选

平局

  发布时间:2016-11-08 10:28:30


    小平矮墩墩的身材,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是个年轻人。他刚考进法院不久,被分配到城西法庭,干劲可大了。

    中午吃过饭,小平就往法庭赶去,不想到一座桥头被堵住了。一群人分成两拨在吵架,真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小平很快问清了究竟:中午下班的时候,两个不同性别的工薪族在这座窄窄的长长的只能通过一个人的小桥上撞自行车了。青年男子的诉说自己从东边先上桥,应该女的让路;中年妇女辩说是自己先从西边上桥,应该男的让路。两个人就在那里吵着,过路的就逐渐把他们围起来看热闹,并根据自己的经验分析判断分化成两派。吵着吵着中年妇女说:“谁也没伤着哪里,也不是个大事!要不,我们回去吃饭吧?”青年男子马上说:“中!”站在中年妇女身后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可不愿意了:“那会行?还没有分出个是非曲直呢?”几名看客随声附和。站在青年男子身边的一个青年女子也不干:“听了那么多难听话,你就能忍得下?亏你是个男人!”话音未落,笑声四起。于是,又接着吵。不过,后半部分的主角换成了老汉和女青年,男青年和中年妇女差不多算是证人兼看客。

    小平想:“管还是不管呢?管吧,一是没有立案,二是怕管不下来让人笑话。不管吧,与现今法院自上而下提出的化解社会矛盾的宗旨似乎不符合。”正犹豫着,一个三四十岁的壮年男子认出了小平胸前的法徽,男子热情地走到小平身边,说:“正愁没人主持事儿呢,管事儿的就来了。”然后扭头对大伙说“让法官评评理,判判决!”大家一起叫好。已经没有退路了,小平理了理思绪,突然冒出一句“大家都在议论男的还是女的谁上的桥,就不会同时上的?”对呀对呀,马上有不少人附和。“怎么会是同时上的桥?总得差零点零零零几秒吧!”一个带着眼镜、中学生模样的大男孩激烈地反对,对呀对呀,马上又有不少人附和。小平话锋一转:“我倒有个主意,打个报告让政府在桥头安个监控设备,要奥运会标准的。”大家一齐大笑起来,连两个撞车的当事人和他们的强势代理人。

    事情到此,似乎已经可以使这场纠纷曲终人散了,但小平却不愿这样干,人家这时是心里往嘴里直蹦词,还没说够呢!听他在侃侃而谈:“我们中国呢,是个文明古国,凡事要讲个礼仪呢。年幼的让年长的是尊敬,年长的让年幼的是爱护,男的让女的是风度,女的让男的是淑女……”。小伙子头头是道说的不赖,不愧是法官呢会管事,事罢了该散了,大家纷纷议论着。中年妇女的一方代理人老汉却有点拗不过来劲儿,讪笑着问:“法官,不评理了?”小平怔了一下,反应好快:“是非曲直已经在他们心中了。”青年男子的代理人青年女子好像也有点不服气地喊“让两个事主说说!”接着用眼盯着中年妇女,中年妇女呐呐半晌,说:“好像,大概,差不多,是他先上的桥吧!对了,是他先上的。我刚到桥边,小伙子身手麻利就先冲上桥,我也有点不服气,心一横也冲上了桥!”青年男子急忙接话:“不是不是,是这个大嫂先上的桥,我速度快先到桥当中,我当时有点急事,这么一吵架,事都耽搁了!大嫂,我给你陪个不是,原谅兄弟年纪轻不懂事吧!”说着猛地向中年妇女鞠了一躬,中年妇女慌忙还了一躬,嘴里不住说:“大兄弟,这算哪到哪啊!怨我,怨我,不怪你啊!”人群又是一阵笑声。小平趁机说:“让这个小伙子去办自己的事去吧。有时是非也许并不那么重要,真的。今天,这种场景,我真的,很感动,我想,这座小桥应该有一个名字:仁义桥!如果这场纠纷,一定要有一个结果的话,我宣布:平局!”

    人群,如小平意料那样很快散了。人们还会继续从这座小桥上走下去,类似的故事肯定还会时有发生,只要这桥不拆。但愿小平给它“仁义桥”的名字,会被这里的人们记住并叫下去,即使发生了纠纷,即使小平法官不在,还照样会出现一个又一个平局。

责任编辑:李丹    

文章出处:平顶山法院网    



关闭窗口

地址:平顶山市新城区长安大道与清风路交叉口  
邮编:467000  
电话:0375-2862000  
您是第 2630781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pds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