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王某某、张某某涉嫌犯强奸罪一案

——轮奸案中一人强奸既遂一人未遂的对轮奸情节的认定

发布时间:2016-11-09 09:48:07


    关键词    轮奸  犯罪的终止形态  其他手段

    裁判要点

    两名男子强奸一名女子,其中一人既遂(强奸妇女的既遂标准为性器官插入说,奸淫幼女的既遂标准为性器官接触说),一人未遂,从共同犯罪的形态看,对两人均应以强奸既遂论,且须按轮奸情节确定所适用的法定刑。

    对实施轮奸的各行为人的犯罪终止形态的认定,实际上是根据共同强奸犯罪的终止形态来认定的。如果全体行为人均强奸既遂,则以既遂论;如果全体行为人均强奸未遂或均强奸中止,则以未遂或中止论;如果有的行为人强奸既遂,有的行为人强奸未遂或中止,则对各行为人均应以强奸既遂论。

    所谓“其他手段”,一般认为应当包括以下情形:(1)采用药物麻醉、醉酒等类似手段,使被害妇女不知抗拒或无法抗拒后,再予以奸淫的;(2)利用被害妇女自身处于醉酒、昏迷、熟睡、患重病等知抗拒或无法抗拒的状态,乘机予以奸淫的;(3)利用被害妇女愚昧无知,采用假冒治病或以邪教组织、迷信等方法骗奸该妇女的等。

    基本案情

    2014年2月下旬,被告人张某某通过朋友认识了高某某(2000年9月16日出生)。2014年3月11日晚,被告人王某某、张某某在汝州市某网吧上网时遇到高某某,张某某邀请高某某一起唱歌,后由王某某驾驶自家的昌河面包车将在另一网吧上网的张某某朋友等三人接上,六人一起到一KTV唱歌。期间,王某某、张某某、高某某均喝了啤酒。当晚23时许,六人离开KTV,王某某开车载着张某某和高某某来到王某某家。张某某将高某某扶到床上躺下,后趁高某某酒后熟睡之机,王某某、张某某经商量,先后与高某某发生性关系,在张某某与高某某发生性关系时由于紧张未能成功奸入。后被害人高某某于第二天报警。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某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二、被告人张某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裁判理由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张某某违背妇女意志,实施了轮流奸淫妇女的行为,其中一人既遂(强奸妇女的既遂标准为性器官插入说,奸淫幼女的既遂标准为性器官接触说),一人未遂,从共同犯罪的形态看,对两人均应以强奸既遂论,且须按轮奸情节确定所适用的法定刑。王某某、张某某在犯罪时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是未成年人,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王某某、张某某在庭审中认罪态度较好,王某某、张某某均系初犯、偶犯,犯罪时没有使用暴力或暴力相威胁,其亲属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的损失,且没有对被害人造成严重的后果,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王某某、张某某所在村委会及相关组织愿意对二被告人进行帮助教育,依据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对二被告人可依法适用缓刑。

    案例注解

    《刑法》第236条第3款第(4)项将“二人以上轮奸的”规定为强奸罪的加重情节,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在司法实践中,轮奸也是共同强奸犯罪经常出现的一种特殊形式。但不论是刑事法学界还是司法实务部门,对于轮奸是否包括部分行为人强奸已经得逞、部分行为人强奸未能得逞的情形,以及如何认定上述情形下各行为人的犯罪中止形态,存在较大分歧。

    (一)在客观行为上,轮奸包括各行为人有的强奸既遂,有的强奸未遂或者中止的不同情形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对于轮奸是否包括部分行为人强奸既遂、部分行为人强奸未遂的问题,形成了两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王某某、张某某的共同强奸行为应认定为轮奸。理由是:刑法关于“二人以上轮奸的”规定,即指二名男子以共同强奸的故意,在同一时间或者连接点内轮流强行奸淫同一妇女。轮奸不是一个独立的罪名,而只是共同强奸犯罪的一种特殊形式。在判断是否构成轮奸时,仍应当依照强奸罪的犯罪构成以及共同犯罪理论进行认定,而不应当对轮奸另行设立独立于强奸罪之外的犯罪构成。既然是二名以上男子轮流强行奸淫同一妇女,则各行为人均为实施强奸的正犯,当然包括了部分行为人强奸既遂、部分行为人强奸未遂的情形。

    第二种意见认为,王某某、张某某的犯罪行为不能认定为轮奸,只能认定为一般的共同强奸犯罪。理由是:轮奸要求各行为人在主观方面具有共同强行奸淫的故意,在客观方面具有强行奸淫的行为,被害妇女必须实际上在同一时间或连续时间里被轮流强行奸淫。换言之,在轮奸犯罪中,必须至少有两名男子强奸已经得逞。如果两名男子经共谋后决意实施轮奸,其中一人强奸已经得逞,一人因意志以外的原因强奸未能得逞,虽然二人在主观上有轮奸的共同故意,但在客观上没有轮奸的共同行为,不符合刑法“二人以上轮奸”的规定,不能认定为轮奸,而只能以一般共同强奸罪论处。

    两种不同意见的关键分歧,在于刑法规定的“二人以上轮奸”中的“轮奸”二字,是仅限于各行为人均以强奸既遂,还是包括各行为人有的强奸既遂、有的未遂的不同情形。对于该问题,我们赞同第二种意见,认为在客观行为上,轮奸包括各行为人有的既遂、有的未遂或中止的不同情形。理由如下:

    1、从法益保护角度来看,这样认为有利于更好的保护被害妇女在性方面的私密价值与身心健康。刑法将轮奸作为强奸罪的法定刑加重情节,显然是因为轮奸造成的社会危害更为严重,对上述法益的侵害比一般的强奸行为更大。这种法益侵害性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轮奸更严重的侵犯了妇女性的权利。例如,二人轮奸同一妇女,与一人连续两次强奸同一名妇女,对妇女性的自主决定权的侵害程度是基本相当的,但是轮奸所侵害妇女性的私密价值,以及同时造成妇女恐惧与羞耻感的成都,却比一般的强奸犯罪要大得多,这正是刑法对轮奸加重处罚的理由之一[与《刑法》第236条第3款第(3)项将“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的”规定为法定刑加重情节的理由有相同之处]可见,在轮奸的情况下,不论各行为人的强奸行为是既遂、未遂还是中止,对被害妇女性的私密价值的侵害都是一样的,所以需要实施较一般强奸犯罪更为严重的惩罚。其次,轮奸更严重地侵害了妇女的身心健康。无论如何,实施轮奸时多数行为人在场这一事实本身,客观上就已经加大了被害妇女生命、身体、性等法益被侵害的急迫危险,这事刑法对轮奸加重处罚的另一理由。如果认为,只有在两名以上男子强奸均已经既遂的情况下才构成轮奸,则将导致法益保护不够周延。

    2、从法律解释角度看,认为轮奸包括各行为人有的强奸既遂、有的强奸未能得逞或者中止的不同情形,有利于保持刑法用语含义的一致性。  《刑法》第236条第1款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第3款规定,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此2款规定的“强奸”犯罪及相应设置的法定刑,显然是以强奸即遂为标准,但并不排除刑法总则关于犯罪既遂、未遂与中止等规定的适用。司法者在认定案件事实时,必须根据具体的犯罪情形,判断强奸犯罪的终止形态,然后再基本法定刑或者加重法定刑的幅度范围内决定应当适用的刑罚。《刑法》第236条第3款第(4)项规定了“二人以上轮奸”,此处的“强奸”以此,依照文理解释,即为“轮流强奸”之意。按照立法及法律解释的一般原理,前后使用的同一法律用语,应尽量保持意思一致,以免自相矛盾,故“轮奸”一词中所指的“强奸”,与该条第1款、第3款中的“强奸”,理当具有相同的内涵与外延,同样也应当适用刑法总则关于犯罪既遂、未遂与中止的规定。换言之,轮奸所指向的“强奸”行为,也有既遂、未遂或者中止的不同形态。如果认为,只有在两名以上男子强奸均已经得逞的情况下才构成轮奸,等于规定轮奸中的强奸只有既遂,没有未遂或者中止形态,属于不当缩小“强奸”的外延,这种理解并无法律或者法理上的依据。

    3、从罪刑均衡角度来看,认为轮奸包括各行为人有的强奸已经得逞、有的强奸未能得逞或者中止的不同情形,有利于实现对犯罪行为人的均衡量刑。如果认为,轮奸必须是二名以上男子实施了强奸同一妇女的实行行为,并且各行为人的强奸行为必须均已既遂,则有可能出现明显的罪刑不均衡。对此不妨举两个案例予以比较说明。

    案例一,设甲、乙、丙三男,经共谋后依次轮流强奸丁女。其中甲、乙强奸得逞,丙因为力量过小无法控制丁女,强奸未能得逞,则甲乙构成轮奸,应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法定刑幅度内量刑;丙不构成轮奸,只构成一般的强奸罪共犯,应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法定刑幅度内量刑。

    案例二,设甲、乙二男经共谋后依次轮流强奸丁女,甲强奸后离开现场,乙因为力量过小无法控制丁女,强奸未能得逞。此时丙进入现场,与乙共谋轮奸丁女,乙表示同意(此时甲已经离开现场,丙、甲无共谋)因乙一直无法控制丁女,强奸无法得逞,只得离开现场,丙随即强奸丁女得逞,则甲乙丙三人分别构成共同强奸犯罪,因为乙强奸未能得逞,故甲与乙、乙与丙均不构成轮奸,均只能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法定刑幅度内量刑。对比上述两个案例,被害妇女所遭受的法益侵害相同,犯罪所造成的社会危害性相当,但是对各行为人判处的刑法,尤其是对强奸已经得逞的行为人判处的刑法,却出现了较大的差别,造成了明显的量刑不均衡。仍以上述两个案例为例,如果认为轮奸包括了各行为人有的强奸既遂、有的强奸未遂或者中止的不同情形,则不论是案例一还是案例二,各行为人均构成轮奸,均应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法定刑幅度内量刑,可以实现量刑均衡。

    (二)在法律评价上,如果参与轮奸的各行为人中,有一人强奸已经既遂(得逞),则对全部行为人均应以既遂论

    本案审理过程中,对于如何认定参与轮奸的各行为人的犯罪终止形态的问题,也产生了两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虽然王某某强奸已经得逞,张某某强奸未能得逞,但因二人构成轮奸,故均应以强奸既遂论。理由是:参与轮奸的各行为人均为强奸共同犯罪的正犯,认定犯罪终止形态,不以各行为人实施强奸的具体终止形态为准,只要参与轮奸的行为人中,有一人强奸既遂,其他行为人即使强奸未遂或者中止,也同样应当认定为强奸既遂。

    第二种意见认为,对王某某应认定为强奸既遂,对张某某应认定为强奸未遂。理由是:虽然“一人既遂,全体既遂”是认定共同犯罪终止形态的一般原则,但强奸罪的正犯属于亲手犯,只能由行为人自己实施,犯罪主体具有不可替代性。对于共同强奸的正犯来说,如果有的行为人犯罪已经得逞,有的行为人犯罪未能得逞,就应当分别情况,对得逞者以既遂论,对未能得逞者以未遂论。故在认定轮奸的犯罪终止形态时,应当根据各行为人实施强奸的具体终止形态,分别予以认定。对该问题,我们赞同第一种意见,认为在法律评价上,如果参与轮奸的各行为人中有一人强奸已经既遂,则对全部行为人均以既遂论。理由如下:

    1.从认定犯罪既遂的标准来看,应当以“刑法规定的犯罪结果是否发生”为既遂标准,而不应当以“行为人的犯罪目的是否实现”为既遂标准。刑法的目的是保护法益,所关注的并非是行为人的犯罪目的是否实现,而是关注法益被实际侵害的结果或危险是否已经发生。在共同正犯的情况下,只要某一行为人导致犯罪结果已经发生,构成既遂,则对全体正犯均应当认定为犯罪既遂,即便是在亲手犯的场合也是如此,而不会出现一部分行为人犯罪既遂、另一部分行为人犯罪未遂的情况。具体到轮奸犯罪,只要参与轮奸的某一行为人实施强奸行为并达到两性器官结合的程度(以通说“插入说”为强奸既遂标准),对参与轮奸的其他行为人也应当认定为强奸既遂,并不考虑其他行为人奸淫妇女的主观目的是否已经实现。对该问题的第二种意见,认为强奸犯属于亲手犯,在本人强奸末能得逞的情况下,奸淫妇女的目的根本无法实现,故只能认定为未遂,这种意见站在犯罪行为人的立场上理解犯罪是否既遂,偏离了保护法益的基本目的。

    2.从认定共同犯罪终止形态的原则来看,“一人既遂、全体既遂”的原则应当遵守。对于共同正犯来说,各行为人相互利用、补充对方的行为,一部分正犯的行为就是整个共同正犯的行为,行为人基于共同实行的意思,开始实施犯罪行为,就存在相互利用和补充的效果,只要行为人没有切断对其他正犯的积极影响,就不能免除其对最终犯罪结果应当承担的责任,即采取部分实行全部负责原则。因此,实行犯的行为是否已经既遂,并不以其本人的犯罪行为是否既遂为标准。在亲手犯的场合,虽然每个行为人具有不可替代性,但其中部分行为人犯罪未能得逞,也并不意味着其就一定构成犯罪未遂。具体到轮奸犯罪,参与轮奸的各行为人之间,由于共同故意的存在,互相之间强化犯罪决意,在主观上坚定了轮流强行奸淫被害妇女的决心,在客观上各行为人相互帮助、相互配合,形成犯罪合力,共同促进轮流强奸行为的完成。因此,每个行为人的犯罪行为之中,都必然包含着其他行为人的行为意志以及行为合力,反映到轮奸的终止形态上,任何一个行为人强奸的完成(强奸得逞),实际上也是全体行为人实施轮奸行为的结果。因此,如果参与轮奸的行为人中有一人强奸既遂,直接决定其他行为人也同样构成强奸既遂,即使其他行为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强奸未能得逞,也不能认定为强奸未遂。对该问题的第二种意见,认为强奸犯属于亲手犯,即使构成轮奸,也应当从各行为人单独的犯罪行为终止形态来分别认定构成既遂、。未遂或者中止。这种意见强调了亲手犯对完成犯罪具有的不可替代性,但忽略了各个行为人互相补充、互相配合的整体关系,忽视了共同正犯的本质特征。

    可见,对实施轮奸的各行为人的犯罪终止形态的认定,实际上是根据共同强奸犯罪的终止形态来认定的。如果全体行为人均强奸既遂,则以既遂论;如果全体行为人均强奸未遂或均强奸中止,则以未遂或中止论;如果有的行为人强奸既遂,有的行为人强奸未遂或中止,则对各行为人均应以强奸既遂论。

    综上,轮流强奸的各行为人中,有的行为人强奸已经得逞,有的行为人强奸未能得逞或者中止的,也构成轮奸,且对全部行为人均以强奸既遂论。本案被告人王某某、张某某经共谋后轮流强行奸淫被害人高某某,王某某强奸得逞,张某某因意志以外的原因强奸未能得逞,一审法院认定王某某、张某某均已构成强奸罪并具有轮奸情节的认定是正确的,但认定王某某强奸既遂、张某某强奸未遂则有不当之处,应当认定为二人均已构成强奸既遂。当然,张某某客观上强奸未能得逞,在量刑方面应当与王某某有所区别。这种区别可以通过以下几种途径来实现:在轮奸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较小,地位较为次要,属于从犯而给予从轻、减轻处罚;属于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而给予从轻、减轻处罚;因客观上强奸未能得逞而酌情给予从轻处罚。这样处理后,既较好地贯彻了刑法共同犯罪和犯罪未遂理论,又实现了对被告人罪责刑相称的要求。

    参照适用本案例时还应注意的问题

    一、强奸案中“轮奸”情节与普通共同强奸的区分

    轮奸是指二名以上男子基于共同的强奸故意,在同一段时间先后对同一被害人实施强奸的行为。按照该定义,认定轮奸需要具备:要轮着实施,比如一个着手实施后(不管有没有得逞),随后必须进入下一轮(下一轮嫌疑人也不管有没有得逞),这二轮期间,同伙都可以互相帮助实施,但必须要有二轮明显界限。比如,二人本着轮奸的故意实施犯罪,先帮忙让一人实施强奸,因故未得逞,接着换另外一个实施,也因故未得逞,这种是有轮流实施的外在表现,系轮奸情节,没有“轮”的外在界限,即便有“轮”的故意,也不成立轮奸情节。再比如,二人本着轮奸故意,先帮忙让一人实施,因故被抓而无法进行第二轮的,不能认定轮奸情节,只能认定普通的共同强奸犯罪。

    其次,关于轮奸是情节加重犯还是结果加重犯,如果是情节加重犯,那么只要有二轮的行为就可以成立该情节,不用管是否得逞,如果是结果加重犯,那么需要二轮都得逞,实践中,我们是认为情节加重犯,只要有轮的客观情况出现,即成立轮奸情节。而是否得逞,评价在整体强奸罪的既遂未遂中,如果二轮都未得逞,那么全案未遂,如果有其中一轮得逞,全案既遂。

    最后,关于一轮得逞,另外一轮未得逞问题,对于未得逞的人是否认定从犯,需考察在整个过程中的作用,可以认定,也可以不认定。

    二、强奸案件中对强奸罪法条规定手段以外的“其他手段”的理解。

    强奸罪的本质是违背妇女意志。判断所发生的性行为是否违背妇女意志,首先要看行为人是否采取了强奸罪法条所规定的手段,即是否采用了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进而与该妇女发生了性行为。实践中,对采用暴力手段强行与被害妇女进行性行为或者用胁迫手段,迫使被害妇女不得不与自己进行性行为的,认定为强奸罪,一般不难。难点主要在于如何把握暴力、胁迫以外的“其他手段”。所谓“其他手段”,一般认为应当包括以下情形:(1)采用药物麻醉、醉酒等类似手段,使被害妇女不知抗拒或无法抗拒后,再予以奸淫的;(2)利用被害妇女自身处于醉酒、昏迷、熟睡、患重病等知抗拒或无法抗拒的状态,乘机予以奸淫的;(3)利用被害妇女愚昧无知,采用假冒治病或以邪教组织、迷信等方法骗奸该妇女的等。具体到本案,被告人王某某、张某某与被害人高某在一起饮酒,明知高某已醉酒到无知觉(无意志表达能力、不知抗拒或无法抗拒),仍将其带到他地乘机将其奸淫,符合强奸罪的构成。

责任编辑:李丹    

文章出处:平顶山法院网    



关闭窗口

地址:平顶山市新城区长安大道与清风路交叉口  
邮编:467000  
电话:0375-2862000  
您是第 2634041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pds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