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博客精选

最美丽的女教师

  发布时间:2016-11-14 15:37:48


    她是一个外貌看起来特别平凡的人,不高不低,不胖不瘦,不黑也不白,如果一定要找出她的特点来,那就是总是挂在嘴角的一丝微笑,让人看着开心。她和我住在一个小区已有十年光景了,可我对她的了解仅限于知道她是位小学教师,见面也仅限于匆匆打声招呼。至于她多大年纪,在哪个学校,一概不知。

    夏天最热的一个周日的下午,我爬完山乘车回来,一身汗,只想赶快回家洗了澡美美补一个午觉,忍着酸痛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桥头,却看见她正俯在栏杆上朝沙滩上五六个小孩嚷嚷,小孩们嬉皮笑脸地应承着:“老师,你放心走吧,我们不游泳。”她摇摇头,走了几步,又拐回来,正好和我打个照面,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喊道:“法官!我实在不放心,帮帮忙,让他们离开。”“您班里的学生?”“不是。好像是我们学校的三四年级学生,或隔壁学校的。”“难怪他们敢这样!一定要制止他们么?水不深的。”一番对话后,我觉得有点好笑。

    这条河我太熟悉了,上游修了水库,有一二十年不怎么流水了。只是在夏天雨多的天气会积一些水,出现几个水坑,大人们甚至大一点的孩子是不屑光顾的,只有这些低年级的孩子会来这里游泳玩耍,应该不会出事的,当我把想法告诉她的时候,她也动摇了原先的想法,要和我一起回小区去。才走了几步,她就折返身,看着我惊讶的样子,坚定地说:“法官,你先走吧!今年雨水很大,坑一定很深,我得看着他们,也防着别的孩子再来。反正天快黑了,我再坚持一会儿。”我好奇地问:“你能天天看着他们?”她更加坚定地说:“明天我再想办法。”河滩里的孩子显然等得不耐烦了,嘟嘟囔囔的,好像还有点攻击性语言。这还像话么?决不能再袖手旁观了!想朝他们吼上几嗓子,试几试,忍了。找到台阶,和老师一起下到河滩,几个孩子马上闭嘴,有点尴尬地呆在那儿,我看不远处有一片绿茵,又有树遮阳,便招呼他们一起去,见孩子们半情不愿的,她吼道: “同学们听法官讲讲!”大概是“法官”二字起了震慑作用,孩子们乖乖地朝绿茵走去。

    我靠着树,老师领孩子们围成半圆。搜肠刮肚,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我初二时同桌讲的,三个同学在河里游泳,一个浪子卷走了另两位同学,只有他幸存下来,痛彻心肺,亦然在家乡呆不下去了,父母只好央人把他乡下学校转到城里。在班上,大家都议论他有点神神叨叨的,后来没考上高中,回乡下了吗?不知道,反正从此我们没见过。另一个是我刚参加工作时,一位同事讲过的一个案子,三个上高中的孩子在河里游泳,踩住沙坑的虚沙了,陷进去再也没上来,他们的父母便起诉了有关单位要求赔偿。由于爬山的疲累,一贯以 “故事大王”自居的我,故事讲得磕磕巴巴的,逻辑全无,孩子们听得却很认真,有个小男孩甚至哭了,一起表态再也不在河里游泳了。孩子们渐渐离去了,老师却不肯离开,她说:“谢谢法官,我在这里再等一会儿,防着别的孩子再来。你先回去休息。”微笑又挂在她的嘴角,显得格外开心。

    第二天早上,我打那个桥头过的时候,有意无意看一下那个水坑,只见有人在水边已竖起一个极简易的木牌,上面写着八个大字:“雨多坑深,请勿嬉水”。虽然没有落款,但那秀丽的字体我想应该是属于她的。以后再参见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的形象在我的眼里已经发生了变化。望着她的背影,有时候,我真想冲上去,告诉她:“感谢你为这个社会献出的一份爱!为我们小区有你而感到骄傲和自豪!”虽然我直到现在也没有向她这样说过,而且依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她已成为我心中最美丽的女教师。

责任编辑:李丹    

文章出处:平顶山法院网    



关闭窗口

地址:平顶山市新城区长安大道与清风路交叉口  
邮编:467000  
电话:0375-2862000  
您是第 2630292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pds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