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博客精选

申请人的讨债笔记

  发布时间:2018-06-08 10:14:41


    记得那是2018年5月上旬的一个星期一,我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来到了鲁山县法院,心中既有对多次拿着判决书找到被执行人屡次碰壁,对法院判决书如同废纸一张的愤懑,又有即便申请强制执行,也很难执行到钱的心理准备,毕竟“老赖”现在是越来越精明了:“车子不是我的,存款我没有,房子刚刚卖给亲戚了,我是借住,你怎么着吧?”而且作为一个外地人,到鲁山举目无亲的我走进法院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

    为我办理立案手续的是一位大姐,应该叫法官。她看着我将判决没好气地丢到桌子上,一脸茫然地说:“你的情绪不对呀?还有立执行案需要你的身份证、申请书,最好先掌握以下被申请人的财产线索。”我下意识地和那位法官大姐笑了一下,也认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已经把情绪带上了。可是一听到要我调查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我一下就控制不住情绪了:“案子是你们法院判的,判决书盖着法院的大印,我向人家要钱,一句‘没钱’就把我打发了。现在还要我去找财产,我怎么找,我去翻他们家床头柜啊?!”

    听到这里,那位大姐也露出了惊讶中略带尴尬的表情,看得出来她也是压着火,又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遇事还是要冷静,想解决问题最终还得靠理智。”虽然我感觉刚才那话不该说,但顾及面子还在嘟囔着:“被告财产全都转移了,房子都换成亲戚的名字了,我有啥办法?这钱要不要的回来,我都认了,以后就是天王老子向我借钱,我再也不会上这份当了!”

    法官大姐再一次提醒我:“写份执行申请吧,现在正在解决执行难,被执行人如果真的有钱,执行干警会用尽执行措施的,也不用太悲观,还有一定要配合好执行法官!”对照着给我的范例,我在她的指导下一步一步地把申请人、被执行人身份信息、执行依据、申请标的额等信息补充完整,又复印了身份证等等,最后案子算是立上了,可我的心中还是有一种无名的怒火,但是又没有理由向谁发出来。我走出法院大门时,鼻子都感觉发酸,这是什么事儿啊,借出去的钱要起来就这么难吗?30万啊,不是小数!

    回到家,我也在想反正已经这样了,就当钱丢了或者是做生意赔了吧,有多少非法集资的钱最终都要不回来了。话说得轻松,其实心里还是在盼望着万一有奇迹呢?在家里焦急的等了两天,接到了一个电话,那头说是办我案子的赵中和法官。便赶紧问是不是我还要补充什么材料,赵中和法官表示只是希望我注意关注一下申请人近期的动向,有新情况可以随时联系他。虽然这个电话没有带来案子进展的消息,但我还是有一点小兴奋,因为案子有法官在操着心,对于这个我都不抱什么希望的案子,这就是对我的莫大安慰了。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惊喜来的竟那么突然,记得是一个星期四的下午将要下班的时候,我又接到承办法官的电话,可能是心灵感应吧,我接起电话随口问了一句,“查住钱了,赵法官?”说实在的,这也是我耍的一个小心眼,目的也就是在以后他能给我多上上心。可是当听到肯定的回答后,我高兴的几乎跳了起来,是那种珍贵物品失而复得的那种心情。“是的,银行账户里有13万,在转走之前被我们半路截住了,你来办一下手续吧!”

    停顿了好一阵,我才回过神来,等我说出谢谢时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急匆匆赶到执行局二楼,在一片闹哄哄中找到了执行法官,确认我接到的电话准确无误后,那一刻我又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自己要了三年了一分钱都没见着,不到一个星期,竟然一下子就拿回了13万,这对我来说是意外之喜呀!晚上我一直等到将近8点钟,希望能够请执行法官吃顿便饭,也算是表示感谢,可是最终还是被拖着一身疲惫的执行法官给拒绝了,我想他可能是太累了,想早点休息。

    有了这笔钱,我赶紧还了一部分欠账,然后就是经常性的关注被执行人的动向。6月5日下午,赵法官说得到了被执行人的行踪线索,让我跟着一起认一下人。这次跟着警车跑了一个多小时,在平顶山新城区一家汽车美容店将被执行人带回鲁山县法院执行局。这时被执行人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傲慢,听到自己因为此前已经被扣划的13万元存款,已经成为其有履行能力的充分证明,有可能被追究拒执罪,赵法官还故意当着被执行人的面问我:“老李,你自诉的材料准备好了吗?”我也回应:“我早都想好了,起诉状都找律师写了,您看?”

    蹲在角落的被执行人一听,可能感觉事情严重了,开始主动跟我套起近乎 “李哥,咱这事犯不上,不就那点钱吗,我马上就托人给你送来!”然后又向赵法官求起情来,“您帮我和李哥说说,能不能再少点,我这就凑钱!”赵法官默不作声,只是看着我,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让我自己决定。我也保持沉默,因为我看出来被执行人是害怕了,也完全有能力还款,我也要让他吃吃苦头。果然不出所料,被执行人看我没有任何松口的迹象,害怕被拘留,更怕被追究刑事责任,于当天晚上就让家人将余款17万元送到了法院,我也放弃了相应的利息,算是看在执行法官的面子上吧!

    至此,一直以为已经没有多大希望要回的欠款,在执行法官一个多月的努力下就这么落袋为安了,我又一次失眠了……

责任编辑:李丹    

文章出处:平顶山法院网    



关闭窗口

地址:平顶山市新城区长安大道与清风路交叉口  
邮编:467000  
电话:0375-2862000  
您是第 5826408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pds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8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