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因日常生活偶发纠纷在他人住所门前放火的认定

  发布时间:2015-12-21 16:53:02


    关键词  寻衅滋事  故意杀人  放火  主、客观相统一

    裁判要点

    因日常生活偶发纠纷,在他人住所门前放火,发泄情绪,其行为仍应认定为寻衅滋事罪。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

    案件索引

    一审:河南省平顶山市石龙区人民法院(2013)平龙刑初字第29号(2014年1月19日)

    基本案情

    平顶山市石龙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2011年12月13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任西携带容量为5升的汽油壶,到平顶山市石龙区赵岭村宏瑞元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王玉军住处,将汽油泼洒在王玉军住处门前地面上,点火之后逃离现场。火势将王玉军家的空调外机、门窗及墙面烧毁,造成财物损失1310元。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证据,认为被告人任西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之规定,构成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任西对指控无异议,且在庭审中认罪、悔罪。

    辩护人辩称:王玉军所居住房屋系砖混结构,且周围相邻并无其他建筑,被告人也未添加助燃物,因此对指控罪名不持异议,被告人无前科、认罪态度好,且系偶犯,请求法院从轻处理。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12月12日,被告人任西在平顶山市石龙区宏瑞元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因向王玉军递烟,王玉军没接,心生不满。2011年12月13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任西到加油站购买5升汽油,驾驶借来的摩托车到平顶山市石龙区赵岭村宏瑞元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王玉军住处,将汽油泼洒在王玉军住处门前地面上,点火之后逃离现场。火势将王玉军家的空调外机一台及部分门窗烧坏,墙面被熏黑,王玉军维修花费1310元。案发后,被告人及家属与王玉军达成民事赔偿协议,并取得了王玉军的谅解。

    裁判结果

    河南省平顶山市石龙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1月19日作出(2013)平龙刑初字第29号刑事判决:被告人任西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宣判后,被告人任西认罪服法,未提起上诉,公诉机关也未提起抗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被告人任西因日常生活偶发矛盾,借故生非,为发泄情绪,寻求刺激,深夜购买汽油泼洒在他人住处门前地面并点燃,烧毁他人财物,给他人正常生活造成极大影响,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公诉机关指控成立,予以支持。辩护人辩称被告人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初犯、偶犯,认罪态度好,并已赔偿且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具有悔罪表现的辩护理由,本院予以支持,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任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案例注解

    该案涉及的主要争议是被告人行为如何定性的问题。本案案情事实清楚,被告人任西以在他人门前放火的方式对被害人发泄不满情绪,使得在被告人任西犯罪行为的定性问题产生了较大分歧。被告人任西的行为究竟是故意杀人罪?是放火罪?还是寻衅滋事罪?

    刑事法官的审判活动不仅仅是对行为人的定罪过程,还有量刑过程,还要考虑如何判决才能达到更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等等,那么就必须认清主、客观相统一原则的地位问题。有的学者认为主观与客观相统一原则中的主观与客观,不仅仅是指犯罪的主观要件与客观要件,更主要的是指对犯罪的评价标准。……我们主张的主观与客观相统一的定罪原则,就是指对犯罪的评价采取主观与客观的双重参照标准。[①陈兴良著:《刑法哲学》(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713页]又有的学者认为,主客观相统一原则,是指犯罪的成立不仅要求在客观上实施了危害社会的行为,而且要求主观上具有犯罪的故意或过失,还要求主客观的内容具有一致性;刑事责任程度的确定不仅要考虑行为的客观危害,还要考虑行为人的主观罪过及其人身危险性”。[张明楷著:《刑法学》(上),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第38页。]显然,后面学者的观点与前面学者的论述相比较,在内涵上是深化了一步。还有学者认为主客观相统一的定罪原则应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犯罪成立标准上的主观与客观的统一,二是法官在定罪活动中在指导思想上的主观与客观的统一。因此,主客观相统一的定罪原则应当是法官在从事定罪活动时必须以主观与客观相统一作为审理案件事实和进行裁判的指导思想,并在判断和认定行为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构成何种犯罪时将行为人的主观因素与客观因素有机地结合起来,做到行为人的主观罪过与客观危害的有机统一。[《刑事法要论》北京大学编辑组,1998年版,第340页]如果将主客观相一致原则的适用范围仅仅限制在定罪与刑事责任上,则会以偏概全,为我们所不取。笔者认为,刑事审判中的定罪是指司法机关依法认定被审理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构成什么犯罪的活动,其中不仅仅包含了对犯罪构成的理解和把握,还包含了定罪的主体即法官的主观判断对于同样的一个犯罪行为,不同的法官来定罪或许会产生许多不同的结果,这是因为法官的主观判断存在一定的差异性,因此,第三种观点对审判实践更具有实际指导意义,主、客观相统一原则,不仅是定罪原则,还是贯穿刑法总论及分论的原则,更应该是指导刑事审判人员审理刑事案件过程的重要原则。

    下面以本案为例,具体考察主、客观相统一原则在审判实践中的适用。

    一、从定罪方面来看:

    (一)被告人任西的行为能否认定为故意杀人罪

    本案被害人为帮助其兄弟管理砖厂,遂同其妻儿住在砖厂前的平房中,而被告人任西案发前在被害人兄弟开办的砖厂打工,其是了解被害人一家居住情况的。被告人任西在案发几日前与被害人的兄弟因工作发生口角,但任西与王玉军以往并无任何矛盾。案发当天仅因向王玉军递烟,王玉军当着其他人的面不仅没有接,还说“我哪敢吸你的烟”,遂心生不满,认为被害人让自己丢了面子,遂产生“想起白天的事儿,越想越生气,想吓吓他”的想法,其在主观上是为了向被害人发泄不满,寻求精神上的满足,而故意杀人罪的主观上要求必须具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即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他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本案被告人任西与被害人的矛盾仅是因为被害人让烟,被害人没接,从而产生“吓吓他”的动机,主观上并没有剥夺被害人生命的直接故意。那么被告人任西是否存在间接故意,放任被害人死亡的主观表现呢?间接故意的行为人对于危害结果的发生只能是可能性的认识,那么危害结果的出现与否都是行为人放任的内容,危害结果没有出现,当然也是在不违背本意或在意料之中的。因此,如果处罚放任了而危害结果没有出现的情形,不仅没有主观依据,而且丧失了认定间接故意犯罪的客观基础。由此可得:间接故意只能是结果犯,而不可能是危险犯。有学者认为非物质性结果不宜作为结果犯的结果,理由在于非物质性结果往往充满弹性,令人难以琢磨,稍有不慎,就会导致主观定犯罪,因此,以非物质性结果作为区分犯罪未遂与既遂的客观要件,就会使犯罪未遂与既遂的认定丧失客观标准。非物质性结果,又有不便测量和计算其具体程度,难以作出危害大小的适当判断。[马克昌主编 《犯罪通论》 武汉大学出版社 1999年第3版 第446页

    ]另外,从手段及行为表现上来看,被告人购买5升容量的汽油壶,购买汽油花了二十多元,泼洒在被害人住所大门前且并未在放火地点添加助燃物质,多产生的结果是将被害人住所燃火处门窗及一个空调主机烧坏,墙面熏黑,亦不足以产生危害被害人生命、健康的结果。因此从被告人报复的动机、目的、手段来看,不足以认定其具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这有别于故意杀人的主观要件,故不能认定其为故意杀人罪。

    (二)被告人任西的行为,能否认定为放火罪

    放火罪的客体是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放火罪后果的严重性和广泛性往往是难以预料的,甚至是行为人自己也难以控制的。这也是放火罪同以放火方法实施的故意杀人、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的本质区别。本案被告人任西购买汽油泼洒他人住所门前并点燃,公安机关认为应当定性为放火罪。为查清案件事实,法院立案受理后进行了实地勘验,被害人住所为砖混结构,平房三间,一字排列,相邻处并无他宅或建筑、公共设施,距两侧道路路直线距离6至7米。被告人曾在此打工,非常清楚被害人一家家庭人员情况及其居住情况,在选择油壶购买汽油时,选择的是5升容量的汽油壶,而加油站内售有10升、20升、50升油壶,被告人购买汽油花了二十多元,其泼洒汽油的地点是被害人住所大门前且并未在放火地点添加助燃物质。这与一般的放火案件相比较,其行为不足以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因此,认定放火罪并不恰当。

    (三)被告人任西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

    2013年7月22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一条第二款规定:行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的除外。被告人任西到被害人住所前放火的因,仅仅是被害人没接他递的烟,如此一件在常理认识中微不足道的事情,其发生是具有偶然性的,应当认定为属于“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纠纷”的情形。被告人以此微不足道的事情为由,趁深夜购买汽油泼洒在他人住所门前地面上并点燃,带有发泄情绪,肆意挑衅他人的性质,故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

    二、从量刑方面来看:

    刑法不仅要从犯罪定性上对行为人的犯罪行为进行评价,还要通过量刑来对行为人的犯罪行为进行评价。无论是认定故意杀人罪,还是认定放火罪,法定最低刑都是三年以上有期徒刑,前者属于典型的暴力性犯罪,后者属于典型的危害公共安全类犯罪,不仅属于刑法中性质较为恶劣的犯罪,也是社会大众朴素认识中比较其他犯罪反应较为强烈,性质较为严重,社会影响较恶劣的犯罪。然,纵观本案整个案情,无论是行为手段还是犯罪动机、目的,以及危害结果来看,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罚对于被告人任西来说,与其所实施的罪行很不相称,这有违我国刑法基本原则之一——罪与罚相适应原则。

    三、参照适用本案例应当注意的问题

    (一)人民法院在刑事审判实践中,案情千差万别,无论如何定案,必以案件全部事实为依据,并有必要结合行为人的日常行为习惯和表现,其对主观要件的把握,能够起到更加准确的作用,其对案件定性起到的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之效。

    (二)主观要件与客观要件之间是相互独立、相互印证的关系,而不是相互推断的关系。如果刑事审判人员用主观要件推断客观要件,或者用客观要件推断主观要件,那么对行为人行为性质的判断将有失客观,甚至判断错误。

    (三)罪行法定原则,平等原则,罪刑相适应原则,主客观统一原则,是刑法的灵魂,因此刑事审判中不应将他们割裂开来运用,而是要坚持基本原则贯穿始终,并将他们有机结合,才能突破审判人员个人认识的局限性和主观性。

    (四)司法审判人员对社会大众的朴素思维不应一概摒弃,充耳不闻,适当的社会因素介入审判思考,从而是判决达到更好的社会效果。

责任编辑:常乐    

文章出处:平顶山法院网    



关闭窗口

地址:平顶山市新城区长安大道与清风路交叉口  
邮编:467000  
电话:0375-2862000  
您是第 2628405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pds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