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审判研讨

以司法程序对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初探

——以未满十四周岁的人实施八类犯罪行为为范围

  发布时间:2016-11-09 09:51:29


    引言

    2013年11月25日,重庆长寿区一名10岁女孩在电梯摔打1岁婴儿并使其从25楼坠落致婴儿重伤;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市一麦当劳快餐店内发生命案,一女孩因拒绝给陌生人电话号码,被6名男女殴打致死。其中一名12岁男孩不仅积极殴打,且在警方到达后包揽责任。在这两起近期发生的案例中,均存在未满十四周岁的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所规定的犯罪行为的情况。在这两个案例中,两个未成年人的行为具有很大社会危害性,并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由于不够刑事责任年龄,相关法律法规也缺少制度设计,因而无法对其进行有效处分。根据2014年5月30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调研报告显示,在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涉案罪名相对固定,侵财类犯罪较多。居于前列的是抢劫罪、盗窃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和强奸罪,半数以上未成年人犯实施的是财产型犯罪。在未成年人犯罪中,初中生犯罪占大多数。[ http://news.dahe.cn/2014/05-31/102923438.html,大河网·新闻中心·聚焦河南,2014年5月31日报道]而初中生大部分为十四岁左右的年龄段,从而也可以看出不负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行为严重失范的可能性。从刑法对预防犯罪的最终目的的实现,以及少年司法遵循的“犯罪预防和矫正”理念上看,有必要对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进行有效干预。本文拟以未满十四周岁的人实施八类犯罪行为为范围,初步探讨如何在司法视野下,构建对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的程序。

    一、制度缺失

    (一)法律法规缺乏相关规定

    我国对于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行为的规定并没有形成独立的少年法体系,而是散见于成年人法中,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等,《刑法》第十七条第二、四款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对未满十四周岁的人实施八类犯罪行为的,并不具有约束力。《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二条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违反治安管理的,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不满十四周岁的人违反治安管理的,不予处罚,但是应当责令其监护人严加管教。”从该条文可以看出,该法的适用范围排除了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实际上,我国目前对于未满十四周岁的人实施八类犯罪行为应如何处分是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的。尽管八类犯罪行为具有违法性、严重的社会危害性等特点,但是由于刑事责任年龄的限制,使实施八类犯罪行为的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被阻却,不能进入司法视野。

    (二)现行法律规定的处分落后且缺乏操作性

    对未成年人严重不良行为矫治的法律规定,主要集中于1999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以下简称《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该法第四章规定了对未成年人严重不良行为的矫治措施,其中未满十四周岁的人实施八类犯罪行为可以适用的规定,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种:1、由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和学校严加管教;2、送工读学校;3、可以由政府依法收容教养。

    未满十四周岁的人实施八类犯罪行为的原因中,就存在家庭教育的缺失、学校教育的疏漏。据调查,90%以上的未成年犯罪都与家庭结构状况、教育方法不当及家长的不良影响密切相关。[ 孙亚东:当前未成年人犯罪的特点、成因及对策[J].社会调查.2004.12]此时,家长或者监护人的管教能力是值得怀疑的,因此,未成年人的行为严重失范后,寄希望于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严加管教,显然不会取得良好效果。在当前的应试教育体制下,学校教育、管教模式本就单一,难以在未成年人行为严重失范后对其加以管教。而工读学校作为特殊教育机构,其将未成年人独立于普通教育,附加实现隔离、监管功能的模式,过多的突显了惩罚与规训的功能。[ 胡俊崎,尹章伟英国伯明翰市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特殊教育体系及作用[J].青少年犯罪问题,2007,(3).]被送往工读学校进行行为矫正的未成年人往往不能同时给予心理干预,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又会产生不良的标签效应,就很难重新回到人生的正轨上来。而政府收容教养,由于缺乏系统具体的规定、缺少配套的法规或者规章,造成不仅对何种情况下由政府收容教养没有明确的适用标准,而且是否能够达到矫治目的也饱受质疑。2011年9月15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布了“著名歌唱家之子李某某打人事件”查处情况,李某某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按照我国《刑法》第17条规定,公安机关决定对年仅15岁的李某某由政府收容教养一年。更令人想不到的是,李某某在解除收容教养仅5个月,又因涉嫌强奸被警方刑事拘留,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未成年人收容教养之后重新犯罪的几率到底有多大?是否严惩教育成为未成年人重新犯罪的推手?这样的疑虑和担忧,都来源于中国的收容教养制度存在的种种弊端,以至于从未成年人劳教所出来的青少年再次走上犯罪之路的概率大增。

    二、理论基础

    (一)对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尤其是实施八类犯罪行为的未满十四周岁的人,有进行心理干预的必要性和有效性。

    现代研究一般认为,“人之所以要犯罪,就是因为形成了犯罪心理结构,犯罪心理结构就是支持犯罪人实施犯罪行为的畸形心理因素的有机而相对稳定的组合”[ 蔡墩铭:《犯罪心理学》(上),台湾黎明文化事业公司1979年版]。在我国,未成年人严重失范行为频繁发生,其中未成年人的心理因素日益引发全社会的关注和重视。未成年人随着年龄增长,其进入“心理断乳期”,独立意识和自我意识增强,他们希望受到人们的重视,把他们当成大人看。但是,由于他们生理和心理均不成熟,思维片面性很大,容易偏激,对周围人和事的看法不客观,容易产生一些心理问题,需要得到释放和疏导。而根据犯罪心理学研究,犯罪心理结构的形成分为三个阶段:一是不良心理因素的形成;二是不良心理因素进一步恶化;三是不良心理因素质变为犯罪心理结构。[ 罗大华、何伟民:《犯罪心理学》,浙江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实施八类犯罪行为的未满十四周岁的人的心理因素至少已经达到了第二阶段,并且其实施了严重失范行为,尽管不能对其施以刑罚,但是从保护角度考虑,如果对这类人忽略理解和疏导,反而是粗暴地去封堵,或者不闻不问,导致他们无法回归正常心理,以致发生更极端的两种情形:要么在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之前肆无忌惮,继续实施失范行为;要么在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之后走上犯罪的道路。

    从未成年人的不良心理特点上来看,由于未成年人接触社会程度尚浅,受消极社会环境尤其是受消极大环境影响较小;认知结构、心理结构较成人简单,避免受大多数复杂犯罪的影响,也并未产生严重的犯罪思想,未形成稳固的犯罪意向;其不良需求也较为简单,由相对单纯的需求产生的反社会意识、不良兴趣、犯罪动机也较为简单。[ 钟勇、高维俭主编:《少年司法制度新探》·《恢复性少年司法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犯罪预防理论也指出,犯罪预防必须压制心理防卫、着力强化心理对抗。[ 谢思军、吴盛等:《青少年犯罪预防理论的研究视角:从犯罪原因到犯罪断念的转向》,《政法论丛》第2007-3期]犯罪学研究表明,人的年龄越小,其主观能动性越小,接受客观改造也越容易。因此对实施八类犯罪行为的未满十四周岁的人进行心理干预,强化其意识中的道德标准,改变其心理模式,进而改变其行为规律,是可以取得良好效果,最终达到避免重复出现严重失范行为的。

    (二)以司法程序来对实施八类犯罪行为的未满十四周岁的人进行处分,符合我国少年司法当前确立的理念和未来的发展趋势。

    “教育为主,惩罚为辅”这个原则被当做少年司法中的主导原则写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并被社会和司法实践普遍接受。在特殊的少年司法语境下,“惩罚”不应理解为报应刑注意的刑法体现,对未成年人所处的任何严重的刑罚也只能是为达到保护目标的教育刑。“教育”和“惩罚”这两大功能均应被理解为全方位的少年保护。其中,恢复性司法、保护处分等柔性司法也因契合当前少年司法理念而在司法实践中逐步运作。同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规定有对严重不良行为少年的教育挽救措施,本文前面也分析了数种措施的弊端。结合联合国的相关国际公约、外国少年司法的经验以及中国自身情况,未来我国少年司法在程序上必将打破现有民事诉讼、刑事诉讼、行政诉讼分立的格局,建立一套独立的符合少年司法理念的未成年人保护和犯罪预防程序。在这一程序中,必将未成年人的严重失范行为也纳入司法,进行干预。程序的运行以法官为主导,以保护、干预、转化为目标进行司法与社会的相互衔接。在未来我国少年司法制度的构建中,将少年的严重不良行为即严重失范行为纳入少年司法的管辖范围内,通过少年司法机关对其施以相当的处遇,对于行为严重失范的少年是否需要施以保护处分、需要施以何种保护处分都应由法官作出裁判。

    (三)将对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的心理干预纳入到以法院为主导的司法程序中来,可以确定其强制力和执行力。如果以社会组织为主导来对此类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其强制力和执行力就大打折扣,另外也无法对其进行监督。也无法评判心理干预对预防犯罪的积极因素。

    三、程序设计

    在实践探索阶段,以实施了八类犯罪行为的未满十四周岁的人为范围,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参照特别程序中的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设计以下程序,由公检法共同参与,相互配合、相互制约。

    (一)程序的启动

    由于《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八类犯罪行为: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均由公安机关负责侦查,因此,在侦查过程中,如果发现事实清楚,仅因行为人未满十四周岁而不能刑事立案的,可以由负责侦查的公安机关,写出心理干预的意见书,移送人民检察院。从而启动程序。

    (二)心理干预申请

    人民检察院在接到公安机关的心理干预意见后,可以征求涉事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的意见,向人民法院提出对涉事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的申请。

    (三)心理干预决定

    人民法院少年审判庭在收到心理干预申请后,根据事实情况做出对涉事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的决定。决定应当包括对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的时间,为保证未成年人在普通学校接受教育,一般应避开学校教学时间,选择在周末进行。应由涉事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监护人陪同进行。

    (四)心理干预内容

    决定对涉事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的心理咨询机构(如人民法院设立的心理咨询室等)应当根据事实和行为人的具体情况,综合了解涉事未成年人的成长经历、家庭情况、性格特点、学习状况以及在家庭和学校的表现等情况,拟定对该未成年人的心理干预方案,逐步按方案对其进行心理干预、矫正。

    (五)心理干预配套工作

    在对实施八类犯罪行为的未满十四周岁的人进行心理干预后,要定期形成心理分析评估报告,随时决定延长或者缩短进行心理干预的时间。

    四、现实困境与完善路径

    在当前的少年审判体系中,要以司法程序对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存在下列现实困境:

    (一)缺乏法律依据,无法启动对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的司法程序

    从目前我国涉及到矫正未成年人行为的《刑法》、《未成年人保护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的规定来看,除未成年人犯罪,并需承担刑事责任的外,法律尚未将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纳入司法程序管辖。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也并未明确规定对该类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的机制,导致这一程序设计缺乏必要的立法支撑,难以保证其常态化运作,也不利于其在司法实践中的推广与普及。

    (二)法院没有设立针对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的心理咨询室

    目前司法实践中,对未成年人的心理干预尚没有形成一系列制度,法院缺少心理咨询室等相关硬件设施及心理咨询师等专业人员。

    针对上述问题,可以考虑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完善:

    (一)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少年立法,从法律上明确将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纳入人民法院管辖范围,使其进入司法程序。从长远来看,应当从立法层面富裕少年司法改革更多的弹性空间,为心理干预机制等少年特色司法制度的引入、推广和普及扫清立法障碍;另一方面,就现实情况而言,可以考虑由最高人民法院联合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出台有关少年司法的统一司法解释,从程序规范和法律适用的角度就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的启动程序,心理专家的聘任以及形成心理评估报告,避免涉事未成年人在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之前急需实施严重失范行为,或者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之后步入犯罪的情况发生。

    (二)进行试点探索,加强调研工作,以实践促立法。我国少年审判一直是在探索中前进,以司法程序对行为严重失范的未成年人进行心理干预,同样可以先进行试点探索,充分发挥理论的指导作用,进一步加强这一程序设计的课题立项,力争完成一批有影响、有深度、有实效的调研项目,探索解决在程序运行中所遇到的困难、问题和解决措施,为其最终发展和完善提供理论借鉴,以实践促立法。

    (三)法院应不断完善基础设施建设,聘请心理专家,或者与挂牌心理咨询师合作,建立心理咨询室,并制定相关的心理干预的制度和规章。

责任编辑:李丹    

文章出处:平顶山法院网    



关闭窗口

地址:平顶山市新城区长安大道与清风路交叉口  
邮编:467000  
电话:0375-2862000  
您是第 2115934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pds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